Monday, November 17, 2008

卖药佬童年时之看电视




人老了,就一定会想当年想当年酱子,再加上
愚公这篇心甘情愿,勾起了回忆,想起了小时看电视的点点滴滴。



我跟愚公说,他是幸福的,因为他看 aotaman,是“回家”看的。



那时我那条村,就只有对面那家人有能力买电视机。当时的电视机呀!我记得,很巴闭的!有门的咧!看完后还可以关上门给它睡觉的,够力!

它的价钱可不便宜哪!至少,这对我那条村的穷人来讲,“电视机是有钱人才买的!”,就是如此。

因此,我的 aotaman,是踮着脚站在那家人的窗外,或是手足并用,把自己挂在他们家窗口的铁支上,透过百叶玻璃,隐隐约约,断断续续,勉勉强强看回来的……





那屋子,门口向西。太阳下山时,我们背后,就对着烈阳。





一排小孩,要看电视,就是这样子………





就得这样子………






慢慢的过了一阵子,察觉酱看电视法会很累,所以后来一听到 aotaman 音乐一响起,我就立刻冲回家,捉起家中一张竹凳子,往外就跑!跑不快可占不到风水位看戏了!这竹凳子是四方形的,所以每次我冲回家时都会大喊“我的四方帽呢?!我的四方帽呢?!”。当时潜意识就想做大学生吧?

好啦!有了‘四方帽’,站上去看戏就轻松多了!



当然,太阳,还是热的……






然后慢慢的,又过了一阵子。


有转机了。

我们兄弟三人,在那条村算是出名的乖孩子。对面那家人,看我们站着看电视看得辛苦,往往会打开门让我们进屋,陪他们的小儿子阿源仔坐在地上看戏。我们当然也乖乖的坐在后面角落,尽量不干扰到他们。

其他孩子呢?锁你!还得站在外面看。不然给一大班哗鬼进屋,还得了?



然后,又过了一阵子。

房东阿伯,买电视机了!!!!

从此以后,我的 aotaman,终于可以在家看了。



终于,可以在家看了。





我的 aotaman ……









.

15 comments:

大王 said...

好像熬过来的样子。现在的aotaman想必是躺在沙发上,对着64寸的荧幕看吧!

愚公移山 said...

老兄:
昔日你以aotaman为荣,
今日aotaman以你为荣!

高猪 said...

64寸荧幕?!我的皇帝!我怕咧!等下里面的raksaksa 跳了出来,我可变不了aotaman!到时怎办?

高猪 said...

愚老兄,aotaman以不以我为荣我不知道,他自己就真的很“荣”了。以前的aotaman,不就是aotaman 啦!现在?!够力!又aotaman dyna, 又aotaman tiga,还有一个坏蛋aotaman 叫 chaos 的,林林种种,不胜眉举,够~~~力!!!

kmsiah said...

高豬兄,現在的aotaman如果不搞搞新花样,你以為現在的小孩會看咩?沒新花招,aotaman也要靠边站。

小莊 said...

我也是看 aotaman 长大的咧, 可是现在看到觉得假到不行, 日本片真烂.

薰衣草夫人 said...

嘿,以前那个奥达man的年代,好像很多孩子都是站在别人家外看别人家的电视的,记忆中还有lu khor bo wa khor的四喜临门!
你和我同年代吗?

愚公移山 said...

現在的孩子精靈多了,aotaman那來來去去的三兩招功夫已經蒙不了他們了。

不像以前的我們傻傻的(尤其高豬),就算是站在別人家門外也風雨不改的支持aotaman。

高猪 said...

阿明哥,你说得也是。现在的小孩古灵精怪,电视节目若不同样的古灵精怪,他们睬你都傻!

高猪 said...

小庄,现在的aotaman,都很真了咯!

哈!我看得还蛮兴奋的!

咭咭咭!真的没水准,不好意思。咭咭咭!

高猪 said...

Madam Lavender,四喜临门?!哇牢!是同年代的是同年代的!我今年27岁,你大概有25了吧?嘻嘻嘻!

高猪 said...

愚老兄,不要弄我LBS了!!

愚公移山 said...

我也看四喜臨門,但我比你們小,剛過23歲的生日。

高猪 said...

愚公,我跟你讲!你最好换名叫“愚仔”。因为以你23岁的年龄,这“公”字完全跟你不相配搭!

换了它换了它!

胖嘟嘟 said...

我小时候,在我家乡有一位残缺人士(二炮〕有一台老爷电视,每逢播粤语残片时,每为观众都需付五仙入场观看,每当开场时,所有人都会拍手,每当臭人死了,也会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