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6, 2008

卖药佬求学时之丹州奇缘




老友
愚公的部落格,最近突然弥漫着一股很nostalgic 的滥情主义。又怀旧又回忆又眼泪的,呸!滥情滥到屎伯滥!

好!要搞滥情??搞回忆??我也来个落井下石。



遥想当年,在槟岛的三年药剂课程搞定后,第四年要到吉兰丹医院实地学习。

还没去时,早就听说那边的鸟是不生蛋的。

地名就大大声叫着“古板可怜”*!

简直是光明正大,公告天下:“来了你就死定了!”这样子。

去酱的鸟地方,还要关一年咧!你不怕?



还有哪!那边早就关着一批医学系学生。

罪行严重的已经关了五年!没到五年的也早知道会被关五年!因此多少会有些变态兼且神经质。再加上又挂着“医学系学生”名衔,你可以想象他们会有多难相处!呸!



丑妇,终需要见家翁。

第四年,开学了。



迎新周刚过,还有几天才开课,全部华人系友,立刻哗鬼出城!跑去停泊岛看鱼看珊瑚去。

心想呀!要为来临一年的苦日子,至少来个好的开始先!



但是,

我们错了!



好的开始没错。

但来临的一年,可绝不是苦日子!

哈!

不但不苦,而且还蛮爽的咧!

呵呵呵!

除了山高皇帝远没王管之外,这里的海边很多,这里的瀑布很多,还有,





这里的好朋友,突然变得很多!





而且,众多卖药佬生命中的一个重要人物,





现在要隆重登场!





锵锵锵锵锵锵~~~!!



哈!讲得真的有点夸张兼且戏剧化!

你以为做戏咩!

主角出场就一定要雷声响闪电劈酱子咩!



好啦!

愚公要出现了!!

当然,雷声没响。闪电没劈。

不止没有,还有点做贼那样,静悄悄……



那时,开课了不久,有一天,忘记了是那一天,总之是有一天,(嘻嘻嘻!现在开始要加盐加醋了。嘻嘻嘻!)室友
阿明哥突然小小声跟我讲:

“喂!medic有一条水,应该是3rd year 的,摸上了
阿振的房。说是伟人大佬去年来可怜时,快毕业前曾留下‘遗言’,(嘻嘻嘻!呸!吐口水讲过!嘻嘻嘻!)说今年pharmacy会跑来一大班废材,若如果不想读书只想玩,找上他们就包你满意云云。刚好阿振跟他是同乡兼校友,所以一下子就搭上了!”

“这么奇?”

“奇咧!要不要认识他?”

“奇人喔!当然要啦!”



认识他的过程,当然,也没有大场面。雷声也没响。闪电也没劈。

也是静悄悄,握握手,你好吗你好吗酱子。



慢慢的,混熟了。

他X的!原来读医学系的,很多也是废材!

呸!当初真的是白担心了!

当废材遇上废材,哈!一拍既合!



这条水,自己读书时就屎伯勤力。

好啦!

读够了啦!

要轻松点啦!

要打球啦!

OK!他就跑来你窗前楼下的草地,大喝一声:





“喂!读什么书啦!!打球咯!!”





我们这些憨佬,像听到吹笛人的魔法笛声一样,立刻脱衣脱裤!

(哈!要换运动衣裤嘛!)

然后立刻跳楼!

不是夸张的!真的是跳楼的!

一层楼梯,我们三步就到了楼下!这不是跳楼??

跳了楼又要跳水沟!

这水沟大约四尺宽。但当时紧急状态,在我们眼中跟面条没什么两样!一步就过了!



干什么要酱紧张?

你以为这条水这些废材会跟你客气?等你开场?

早起的鸟吃虫,晚起的鸟吃屎!!

当然,猛龙不敌地头蛇。

最后吃到虫的,通常是愚公书聪小莲阿Peong阿Heong理文这些未来看病佬。

我们这些未来卖药佬,就只得吃屎,要慢慢等了!

不要紧!场边也蛮精采的!

谈天呀,喝采呀,boooo 呀!

哈!

所以咯!弄到每个人早上上课,只会想到下午有球打!!

呸!这条死仔!害我差点毕不了业!





唉!这回忆 ……





当然,还有其他镜头 ……

圣诞节佛总理大佛友生活营,开照师和伟人大佬从遥远的西天赶来教学。愚公那时是阿头吧?不大记得了。当时是一年一度的雨季,马路都变成河了!朋友们在天台望下去,看到快乐的吉兰丹人民,竟然搬出小船在河上游览!我们看得目瞪口呆,吱吱称奇!大雨天在食堂用斋,别有一番风味 ……

晚上一班哗鬼,有觉不睡,坐在宿舍外的石桌石椅,愚公阿振弹吉他,唱歌,谈天 ……

当时大家说,要学证严法师要办慈善医院 ……

陈升的歌 ……

神山 ……





*古板可怜,Kubang Kerian。是丹州首府哥打巴鲁旁的一个市镇。官方名称是“古邦阁亮”。可怜的医学系学生,以心情反映,把它改成“古板可怜”。哈!绝!真可怜!










.

6 comments:

愚公移山 said...

往事只能回味!
數年前,我舊地重游。
物是人非,感慨萬千!

愚公移山 said...

老哥,
當年因為有你、大佬、阿振、阿明、阿牛等,古板可憐才顯出它的精彩和活力。

我大二大佬畢業時我是傷感的。
我大三你們畢業時我是不捨的。

若不是你們接二連三的來娛樂我,
我呆在那邊五年,肯定呆出病來!

高猪 said...

愚公大二大三都跟麻甩佬玩。腻了!大四那年开始,找到猎物,咭咭咭...

kinkyskiny said...

你的不是瀾情,是瀾叫!

大王 said...

我们在师范学院念书时,傍晚到球场打排球,副院长就来骂我们:“喂!现在是念经时间,你们不可以打球!”
看,我们在离回教堂五百米远的球场打球都不可以!你们真幸福。

高猪 said...

大王,你们一定是打到鬼叫酱啦!吵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