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9, 2009

卖药佬之“铜像城”




心血来潮,突然想起当年大二某日午后,读书读到眼都花了!读不下去了!只好去好友阿明房里找宝,无意中挖出了一本有点残旧的书。

是张系国的《星云组曲》。

(多年以后,亚洲周刊把它例为廿世纪100好书之一。自己在大众书局发现了,立刻占为己有!)

当年大二时的毛头,那知是宝?简直有眼不识哦伊哦!

当时阿明看我把书拿出,顿时眼睛一亮!一副“终于找到知音了!”的模样!哈!非常热心的立刻翻到某页,“先看这篇!包你喜欢!”



“铜像城”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阿明!他介绍的,当然先看!

哈!不得了!

一读之下,一发不可收拾!正经书不读了!

什么药理生理病理!死一边去!

这《星云组曲》,一篇接一篇,不一口气读完死不干休!!!

《望子成龙》,《岂有此理》,《归》,《翦梦奇缘》,《青春泉》,《翻译绝唱》,《倾城之恋》,《玩偶之家》……

一篇接一篇的短篇科幻,哗牢耶!



当然!《铜像城》!!!好。看。极。了!!!



现在想起来,哗噻!爽!!!立刻上网找找看。居然真有《铜像城》!!!

不用客气!立刻抄下贴在这里。可以一读再读!

(但坦白说,把书捧在手里读,硬是比看电脑荧幕爽。但在“没鱼虾也好”原则下,就勉强勉强下啦!)



“铜像城”--- 张系国著



銅像矗立在城中心,高逾百丈,佔地十畝。城的四周是廣闊的草原。從城外五十哩,就看得到銅像龐大的身軀,在呼回世界的紫太陽照耀下閃閃發光。據那時候的旅客說,從太空船觀看呼回世界,這星球上最醒目的標誌,就是索倫城的銅像。連京城的黃金寶殿,都不及銅像來得壯觀。這麼碩大的銅像,不要說呼回世界,在整個宇宙裡,恐怕也是獨一無二的。


有關銅像的來歷,傳說各異。據呼回史書記載,最初的銅像是為紀念索倫城第一批移民而樹立的。但一般認為第一尊銅像是索倫城首任城主的遺像。又有一個說法,銅像是第三次星際戰爭時擄獲的戰利品。不論如何,在第三次星際戰爭時,索倫城裡已有銅像存在,是後世史家都同意的事實。最初的銅像約有十丈高,在當時算是龐然巨物,但比起後來的銅像,乃是小巫見大巫了。

第三次星際戰爭結束後廿年,在戰亂裡失蹤的呼回王,突然回到索倫城。早已繼承王位的弟弟,自然不肯讓位,雙方終於兵戎相見。舊帝依賴老臣暗助,攻陷京城,新帝敗走草原。舊帝復辟後,將城中新帝餘黨全體處死,除了把千餘首級掛在城門示眾外,又將原有銅像熔化,與孽黨的盔甲共同熔鑄成舊帝銅像。舊帝不久崩殂,嗣君年幼,新帝黨得豹人之助,再度攻陷索倫城。新帝復位後,一樣殘殺舊帝黨,將原有銅像熔化,再鑄成新帝銅像。舊帝嗣君倖免於難,逃往草原,十二年後又率眾大舉攻城......新帝黨與舊帝黨之爭,持續了千餘年之久。根據呼回史書記載,索倫城易幟共計卅一次。當時的局勢動盪不安,可以想見,史稱「千年戰爭」。

千年戰爭既是新帝黨與舊帝黨的內戰,對安留記呼回文明的發展並沒有什麼積極貢獻。唯一的成就,也許就是銅鑄技術的進步--不論何黨攻城得手,第一樁大事,就是殺戮敵黨,將死者的盔甲與原有銅像共同熔鑄新像。戰爭一次比一次殺人更多,銅像也就愈鑄愈大。索倫城第十七次易手時,銅像已高達卅丈。這麼巨大的銅像,即使銅鑄技術再進步,熔鑄仍是曠日廢時的辛苦工作。勝利的一黨為了鑄像,每每搞得民窮財盡,怨聲載道。往往銅像鋼鑄好,敵黨已開始擊鼓攻城。鑄像的工作,於是又得重新開始。

但銅像是不能不鑄的。索倫城的銅像,已成為索倫城統治者的夢魘。當時的一位呼回詩人寫得好:「整個世界的目光/都注視著京城裡日漸高大的金人」。索倫城第十九度易手時,勝利者曾頒佈命令,搗毀銅像,並且從此不許鑄像。這位勇敢的新帝黨王子,竟在一夜之間成為全城人士鄙視唾棄的對象,第二天早晨就被部下在浴缸裡刺殺,索倫城也第廿度易手。有了這樣恐怖的殷鑑,後來的索倫城統治者,沒有人敢違抗傳統。不論鑄像的工作有多麼艱鉅,即使因此搞到府庫空虛,銅像也不能不鑄!

索倫城統治者對銅像的態度,因此不能不說是曖昧的。不鑄像會導致殺身之禍,鑄像卻必然亡國。這兩者之間的利害抉擇,足以另最英明的帝王焦慮到鬚髮皆白。索倫城人民對銅像的態度,也同樣十分曖昧。他們痛恨鑄像的工作,不少人的父兄,或者盔甲成為銅像的一部份,或只因鑄像而慘死--失足落入沸騰的銅汁鍋裡、搗毀舊銅像時被破片砸死、搬運銅像時精疲力竭倒斃路旁。銅像因此帶來悲苦的記憶。但銅像又是索倫城人民最感驕傲的標誌。索倫城之所以偉大,索倫城一竊的光榮事蹟之所以為人傳誦,都因為有這銅像存在。呼回詩人沒有一位不曾寫詩詛咒過銅像,也沒有一位不曾寫詩讚美過銅像。直到現在,呼回年輕人苦戀時寫情書,總是稱對方為「索倫城的銅像」,就是由於這個典故。

索倫城的統治者和人民,對銅像有著如此複雜而濃烈的情感。到索倫城第廿九次易手時,銅像已成了高達五十丈的龐然巨物。任何想要熔鑄銅像的人,祇要望他一眼,都會心膽俱裂。攻陷索倫城的舊帝黨將軍,進城時還十足的趾高氣昂。部下領他到銅像前,他的確緊緊望了銅像一眼,就一頭栽下馬來。這可憐人昏迷了三天。第三天的夜裡,有人看到他赤足背著手,在宮殿前的廣場上踱來踱去,喃喃自語。早上衛兵發現他吊死在宮裡。有人說它是自殺的;有人說他精神失常;也有人說是銅像的神靈附體,逼他投繯自盡。

不論真相如何,將軍吊死後,有卅七年之久,新帝黨和舊帝黨的軍隊都不敢進入索倫城,索倫城成為權力真空地帶。雙方的領袖都明白,誰膽敢進入索倫城,誰就必須重鑄銅像。雙方的領袖都缺乏這個勇氣,祇好聽任索倫城自由發展。這也該算是天意吧。因為呼回文明的民主傳統,就是在這卅七年建立起來的。新帝黨與舊帝黨既然都迴避索倫城,城中無主,混亂了幾年。後來有位老學究力勸市民仿照地球古法,組織共和政府,史稱「第一共和」,索倫城也第卅度易幟。

共和政府成立後,索倫城逐漸恢復繁榮,人民安居樂業,工商百業迅速發展。共和政府的元老頗為自傲,有人就想到,該是重鑄像的時候了。主張鑄像的人指出,現在的銅像是新帝黨最後一任國王的遺像,無論如何不適合國民瞻仰崇拜。共和政府的成就,已經遠超過歷朝諸王,自然應該另鑄新像。至於究竟該鑄誰的像,則言人人殊,莫衷一是。有人認為該鑄許多小像,紀念索倫城第一批移民;也有人認為該紀念索倫城首任城主。至於共和政府的元老,自然私下都希望為自己鑄像,只是不便公開鼓吹罷了。

反對鑄像的人倒也不少。他們指出,歷朝君王接因為鑄像而亡國喪身,共和政府既是民主政府,就不該好大喜功。新帝黨和舊帝黨的騎兵隊,仍然在草原出沒,隨時可能進攻索倫城。如果共和政府將人力物力都浪費在鑄像上面,無疑是自取滅亡的愚蠢行為。況且銅像已高達五十丈,重逾百噸。上次重鑄銅像,費時共計十年。共和政府能不顧城內百姓反對,一意孤行嗎?

贊成鑄像和反對鑄像約兩派,勢力都很大,久久爭執部下。最後提出解決辦法的,還是當年首倡共和的老學究。這位老先生當時以九十多歲了,仍然耳聰目明,頭腦比年輕人還要敏銳清楚。他想出的解決辦法,的確是呼回歷史上一大創舉,對後世影響極大。他認為銅像不必重鑄,祇需要在原有的銅像之外,添加一層外殼。這樣不僅新銅像必然比舊銅像更為高大,而且舊銅像不必搗毀,節省許多人力物力。最要緊的,由於舊銅像仍然在新銅像之內,並未搗毀,未來的統治者,也決不敢輕言搗毀銅像,至多設法添加一層外殼罷了。

老學究的意見,迅速為第一共和政府的元老院一致通過採納。城內的商人和庶民,也都以手加額,如釋重負。這是何等聰明而兩全其美的辦法啊!人們對老學究非常感激,又念及他首倡共和的功勳,共和政府新修的銅像,竟非他莫屬了。誰知道這麼一來,卻送了老學究的命,也斷送了第一共和。

索倫城共和政府新建銅像的消息,迅速傳遞草原,激惱了新帝黨和舊帝黨的領袖。他們既然瞭解重修銅像並非難事,野心複製,竟釋前嫌,組織聯軍,圍攻索倫城。共和政府英勇奮戰了三年,終於抵擋不住聯軍的攻勢。城破之日,共和政府的元老無一人逃走,集體端坐元老院內,自焚殉國。守城的共和政府軍隊,也戰至最後一兵一卒,無一人投降。第一共和悲壯的結局,迄今仍為呼回詩人所歌誦,也激勵了後來呼回族的千萬民主鬥士。聯軍入成,大屠三日,又斬決九十多歲的老學究及全家卅五口,將他們的頭顱掛在城門上,永遠不許取下。一直到一百廿四年後,民黨革命成功,建立第二共和,才取下老人全家的頭顱,並為老人重修銅像。

聯軍勝利後,共同擁戴新帝黨王子和舊帝黨公主為王及后,新舊帝黨的千年戰爭,至此告一段落。共和政府所修的銅像,也迅速加添了另一層銅殼。千年戰爭後,呼回歷史邁入新紀元。從此不再有新舊帝黨之爭,而是帝黨與民黨之爭。其後的兩千年間,共有廿七次共和革命,及廿七次復辟反動。帝黨的標誌是花豹,民黨的標誌是青蛇,因此史稱「蛇豹之爭」。民黨和帝黨最後彼此妥協,呼回歷史遂步入君主立憲時期,安留紀的呼回文明也進入顛峰的黃金時代。

蛇豹之爭的二千年間,索倫城的銅像又加添了五十四層外殼,終於成為近百丈高的雄偉巨像。君憲初期,出了幾位雄才大略的將軍和內閣總理,還重修過幾次銅像。但由於銅像體積過於龐大,連添加一層新外殼,工程都過份浩繁。最後一次添加外殼,竟耗資億萬,內閣因此垮臺。從此再沒有一位內閣總理嘗試過重修銅像。

銅像本身,卻逐漸自然起了變化。歷代加添的外殼,原本是不同朝代歷史人物的肖像。也許是因為年代久遠的關係,也許是受到地心引力的影響,這一層層的外殼自然而然壓縮黏接在一起。銅像逐漸改變外貌。它的面貌不再是某位歷史人物的面貌,而成了無數人物的綜合像貌。索倫城的市民和外來旅客瞻仰銅像時,都不由自主感受到一種奇特的壓力,彷彿看到的不是數百噸的金屬,而是一個有生命的東西。有人說面對銅像時,似乎整個呼回歷史的眼睛都回望著他。也有人說銅像的面貌,絕不是凡人的面貌。有關銅像的種種神話,流傳漸廣。有人發誓說夜晚經過銅像,聽到銅像發出重濁的呼吸聲。住在銅像附近幾條巷子里的居民,都曾聽到銅像裡傳出哭喊聲和嘆息聲。這些流言,雖經索倫市政府一再闢謠澄清,仍然不脛而走。由於銅像埋葬了歷代無數冤魂,市政府方面認為會有這些神話出現,原本不足為奇。一直到以銅像為唯一真神的銅像教出現了,人們開始膜拜銅像時,索倫市政府才慌了手腳,採取嚴厲措施,禁止銅像教的傳教活動和膜拜儀式。

這時候的呼回文明,正進入如日中天的全盛時期。藝術、文化、商業、工業、科技及軍事各方面的發展,都凌駕銀河系附近其他星區之上。呼回星區自然而然成為附近十八個星區的盟主。以安留紀呼回人的文明進步,居然在首都索倫城出現原始的銅像教,頗費後世史家一番解釋。然而銅像的魔力一天天增長。市政府雖久未修整銅像,銅像卻似乎繼續生長。有人懷疑是銅像教教徒暗中進行修理工作。這種說法難以採信。第一、銅像教教徒雖膜拜銅像,卻絕不敢和銅像接觸,這在他們的教義裡,是瀆聖的行為。第二,即使有教徒想犯禁修整銅像,他也很難不為守銅像的衛兵察覺。有一種說法,比較有科學根據。此一理論認為索倫城地層不斷下陷的結果,使銅像底部出現岩層裂縫,地底的赤熱岩漿注入銅像內部,像吹氣球般逐漸吹脹銅像。這一理論,也合理解釋了銅像為什麼有時彷彿在流「汗」,有時又似乎在流「淚」。不論如何,不斷在生長的銅像,的確引起市民普遍的驚恐。夜闌人靜時,銅像發出的喘息聲,即使是不相信銅像教的人,也能清楚聽到。銅像面部的表情,逐漸變得猙獰可怖。某國新來的大使,第一次看到銅像時,驚駭中竟脫口而出說:這是魔鬼的臉孔啊!

其後的百餘年間,銅像繼續生長,高度達到百廿丈,身軀也繼續膨脹,侵佔了銅像前的廣場,和四五條街內的住宅區。隨著銅像的生長,信奉銅像教的人也愈來愈多。儘管有關方面全力壓制,也不能禁止銅像教擴充其勢力。孩童成群結隊,別著銅像徽章,在城中遊行。婦女頸掛著鑲有銅像金身的項鍊,到銅像前祈禱求其賜福。哲學家撰寫冗長的論文,討論銅像是否即宇宙唯一真神。因著對教義解釋的不同,各銅像教流派之間不時爆發流血衝突。死難的教徒,便都堆在銅像前。銅像對這些變化似乎都無動於衷,祇是一心一意繼續生長。初期飽受當局壓迫的銅像教,在內閣總理和內閣閣員都公開宣稱入教後,竟成為國教。呼回星區既然是附近十八星區的盟主,隨即照會加盟各星區,要求他們皈依銅像教。有十三個星區在呼回星區的武力威脅下就範,其餘的五個星區,斷然宣布退盟。呼回星區理狂熱的銅像教徒,旋即組織遠征軍討伐退盟的星區。局部的武裝衝突,導致鄰近超級星區干預。一連串的不幸事件,如連鎖反應般,終於引發了第四次星際戰爭。

第四次星際戰爭歷時兩百五十年,對銀河系各文明的摧殘及影響極大。戰爭的經過,在《第四次星際戰爭全史》裡有詳細記載,在此不多贅述。停戰協定簽訂後不久,禍首的呼回星區,受到應得的懲罰。來自G超級星區的艦隊,包圍了呼回世界的小小星球。一艘太空龍級無畏艦,不久就出現在索倫城上空。它費了廿分鐘的時間,就將整做銅像完全氣化。索倫城城中心,僅賸下一片燒得焦黑的空地。

有關銅像的神話,並不因銅像被氣化而消滅。據說在銅像被氣化前一日,銅像突然流淚不止,臉部呈現少有的慈祥表情。一位目擊的銅像教徒日後回憶說,在那一刻他才意識到,銅像實在是索倫城的靈魄。又有人說,氣化的銅像並未消失在大氣層裡,在呼河流域上游山區裡,又出現新的銅像。更有人相信,銅像必將再度凝聚成形,回到索倫城,領導呼回勇士,發動第五次星際戰爭,重振銅像教聲威。這些傳說,到今天還在呼回世界裡流傳。

但是有一件事情可以確定:銅像和索倫城的命運關係至為密切。銅像消失後,安留紀的呼回文明迅即走向崩潰的道路。銅像消失後廿五年,索倫城為蛇人攻陷,從此成為一片廢墟。而呼河流域的蛇人族,不久也都神秘絕種。這些離奇的歷史,究竟和銅像有何關連,還有待未來的史家繼續考證。

















9 comments:

庄严立湍 said...

老兄,字太小,可怜我们老人家人老眼花,独得很辛苦。。。

kmsiah said...

張系國的科幻小說是無得頂的。

高猪 said...

庄兄,改了 font,好点了?

阿明哥,多得你啦!唔系我点识得张大师呢?

血大夫 said...

張系國,那天我在櫥柜角落找到當年失落的《棋王》,應該就像你這么興奮。
他的《望子成龍》,
在這里

老颜 said...

好看,真好看!颜仔我也是科幻小说拥护者!

高猪 said...

血大夫,哗!谢谢谢谢!昨天我还在找《翻译绝唱》和《倾诚之恋》!很喜欢这两篇。若找到的话,又把它贴上,方便大家欣赏!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哈!

你也有《棋王》?哈!我也有!它也是亚洲周刊廿世纪100好书之一咧!

说到《棋王》,阿城的《棋王树王孩子王》,也非常好!。不妨看看。

高猪 said...

颜仔,同道中人同道中人!

若找到其他张系国的短篇,也贴上来,方便同好欣赏!

血大夫上面提供了一篇,去看可也!!!

血大夫 said...

翻譯絕唱在我家里,哈哈

高猪 said...

血大夫,哇!太好了!

我也找到《倾城之恋》了!正在整理。弄好后立刻贴上!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