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5, 2008

寒冷




读了
愚公这篇心酸又心寒的文章,X的!本来的monday ‘blue’, 立刻变了dark gray!只差一点就black了!

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一个高猪矮猪不高不矮猪很肚懒的人。



Dr M



他X的!我竟然很怀念他!

若现在还是他掌权的话,我想,情况应该没这么糟。(当然,这是幻想,可能更糟也说不定。)



1933年,整个美国经济一片萧条,当选总统罗斯福宣称:“我们唯一引以为恐惧的,只是恐惧本身。”



当年,幸运的美国有这一位巨人领袖,告诉他们不用恐惧,带领他们走出低谷。



他X的!马国就倒大霉了!

现在牌面上的领袖,大家心里明白,全部没点鸟用!

套用
横眉兄的专用术语,全部是“大懶憨”!



马国现在其中一个最大危机,就是民心散漫,毫无士气!

我们在等。

等什么鸟?

不知道!

总之就是等啦!

X的!等黄金天上掉下来??



问题在於,我国没有一个有担当有魄力的领袖。

没有领袖有胆告诉我们来年会有多糟。

没有领袖有担当告诉我们来年要准备吃苦。

没有领袖有信心告诉我们不用怕,来临的日子虽苦,只要咬紧牙关一起努力,一定能渡过难关。



没有!

我国没有这样的领袖。



我们只有一群只敢派糖果的领袖。

告诉我们一切都很好,没问题。

傻海的愚民也相信一切都很好,一切都没问题,一点警戒心都没有。

当然,也就毫无准备。

好啦!

大难临头时,你们准备吃糖果饱?



我们也有一群井底蛙甘榜冠军领袖。

井底是它的世界。

甘榜是它的宇宙。

井底有什么就霸什么。

别人不想死在井底,想要爬出去,拉后脚就是他们唯一会做的。

好啦!别人爬不出去不单止,还要最好饿死在里面!

选举是他们唯一会做的,但也常常做得屎白难看。

金钱是他们唯一要捞的,这倒是做得屎白专业。



所以,我想起了 Dr M



马国现在的鸟样,他固然绝对是祸首!

但好像只有他,才有点领袖的霸气,能带领人民渡过时艰!(当然,饮鸩止渴,过程中大失血是免不了的!)



有霸气有魄力有运见的领袖,正是现在我们所需要的。



但我们没有。



马国全体同胞,哭吧!流泪吧!


来年可能连哭都哭不出了。









.

10 comments:

Botak said...

阿猪兄,其实老马害我们不浅,到今天我们收拾他的苏州屎。如果308政治海啸他还在,恐怕要开始大逮捕。
刚好正要在下一篇贴文骂老马,和你唱点反调了。哈哈。

高猪 said...

Botak 兄,老马这条水,你骂得越凶我越爽!最好你骂到他卜街!

我只是想,他X的为什么马国的所谓领袖,每个都只像软皮蛇,一点骨气都没有!

把老马举出来,不外举例而已。重点是在於他镇得住。其他鬼头?呸!只会派糖!会镇个鸟?!

我其实每天都在哀号:“马国的罗斯福在那呀 ?!!”

Botak 兄,帮我尽情骂!

糊涂侠客 said...

对啊!我有时也在想,如果老马还在位,我们会不会比较好过呢?

高猪 said...

侠客,就像拿鸦片止痛。

痛没了,但后果严重!

但已经痛到快吊颈寻死时,你吃不吃鸦片?

有些人吃。

有些人坚持死都不吃。

你,吃不吃??

pharmacyproduct2u said...

君非能干之君,
臣皆误国之臣。

青天白月。

高猪 said...

君非君,臣非臣。

呸!!

薰衣草夫人 said...

他们可以煮一大锅红红的咖喱水渗饭吃,所以锅底有多少块肉并不在意.对于治国,他们也有这种阿Q精神!

高猪 said...

薰衣草夫人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个传说。

说当年老祖宗贫困时,桌上只有一片咸鱼肉,全家人就用咸鱼气味来伴饭吃。

若当年的老祖宗不思进取,我们现在可能还得咸鱼气味伴饭!

某个种族不思进取,‘可以煮一大锅红红的咖喱水渗饭吃’,而他们又是最大族群 ...

唉...

老颜 said...

这种优秀的质感,恐怕需要血风腥雨灌溉出来?谩骂,惟大大加强民众的口技,和笔伐的艺术形式而已……

高猪 said...

老颜,吾辈愚民小人,无力翻天,唯有口技笔伐,以吐胸中乌气。若不然,则鸟气攻心、吐血而亡!奈何!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