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5, 2008

《高猪直言》, 也作个序


拜读鲁迅先生阿Q正传序文, 其"正传"何以系"正传", 而非"大传"、"小传"、"别传"、"内传"、"外传"之论, 吾深以为然。盖论文必须名正, 其言方顺。吾等后辈, 当不可与巨人比肩, 但若摸仿其行, 实乃吾辈景仰其人之方式, 无可厚非。

言归正传, 《高猪直言》何以系"直言", 而非"大言"、"中言"、"小言"、"弯言"? 盖在下认为, 若其文不真, 则有皮无血, 图具外表, 没有灵魂。但若句句真言, 实乃强吾等口无遮拦之辈所难,不如天生哑巴就好! 或干脆死了算!! 若不能一百巴仙真, 少一点点也可勉强接受。"真"少一点点, 不也就"直"了! 《真言》勉强不来, 《直言》也就马马虎虎了。此其一。

直爽, 直言, 梗直, "莲花, 中通外直" … 吾老父更以"正直做人"为上, 要吾等后辈正正直直, 老老实实, 不偷不抢, 以此, 不富亦富。此其二。

吾辈所谓现代人, 讲话东弯西转, 顾左右而言他, 死都咬番生, 屈的都讲到直。"屈的都讲到直", 不也就 "直言"了? 此其三。

直言, 当然亦有"恕我直言"之意。在此方格, 胡言乱语, 聒聒噪噪, 得罪人多称呼人少, 虽不说自己是狗, 但若嘴巴长出象牙, 不亦奇事一件? "直言"者, 小事也; "恕我"者, 可得通告天下, 望有识之士事先知晓。大人有大量, 若有得罪之处, 敬请原谅。此其四也!

"直言"论定, "高猪"又如何?

高者, 不矮也。吾身高五尺六, 不算矮, 是谓 之"高"。此其一。

在此方格, 无病呻吟, 东拉西扯, 打岔插诨, 胡言乱语, "高"谈阔论。此其二也。

猪呢? 为何是猪呢?? ..... 我也不知。什么都不知, 这还不够猪吗?? 那就猪了。此其一。

这猪嘛, 坦白说, 和区区也真有些关联。吾内人刚出世的外甥就肖猪, 我亲弟弟也肖猪。嗨! 亲弟弟哩, 总可搭上些关系了吧! 此其二。

高与猪, 分开论之, 可。合之, 亦可。

高猪者, 合之, "豪"也。这名, 可是吾父母赐与, 盼我为人豪爽, 豪迈, 豪气干云。平心而论, 吾为人至少不会小家小气, 小眉小眼, 勉强可达父母期望之一二。而父母所赐之名, 吾人实应珍之惜之。因之在此乱涂, 亦想以父母所赐之名而名之。此高猪之源也。

简而论之, 《高猪直言》, “阿豪仔有野直直讲”, 就系甘解啦!

嘻嘻, 胡说八道, 似是而非, 也可成其论, 各位, 这就是《高猪直言》了, 请准备好了!!

是为序。




07/05/2008
重读屈文《高猪直言, 也作个序》, 似乎意犹未竟, 心痒难搔, 不知因何。细想下, 顿时恍然, 原来开章时沾了偶像鲁迅先生之光, 心里有些惭愧。现摘录先生《阿Q正传》原文, 以晌大家。谢谢。

第一章 序
我要给阿Q做正传,已经不止一两年了。但一面要做,一面又往回想,这足见我不是一个“立言”的人,因为从来不朽之笔,须传不朽之人,于是人以文传,文以人传——究竟谁靠谁传,渐渐的不 甚了然起来,而终于归接到传阿Q,仿佛思想里有鬼似的。

然而要做这一篇速朽的文章,才下笔,便感到万分的困难了。第一是文章的名目。孔子曰,“名 不正则言不顺”。这原是应该极注意的。传的名目很繁多:列传,自传,内传,外传,别传,家 传,小传……,而可惜都不合。“列传”么,这一篇并非和许多阔人排在“正史”里;“自传”么,我又并非就是阿Q。说是“外传”,“内传”在那里呢?倘用“内传”,阿Q又决不是神仙。“别传”呢,阿Q实在未曾有大总统上谕宣付国史馆立“本传”——虽说英国正史上并无“博徒列传”,而 文豪迭更司也做过《博徒别传》这一部书,但文豪则可,在我辈却不可。其次是“家传”,则我既 不知与阿Q是否同宗,也未曾受他子孙的拜托;或“小传”,则阿Q又更无别的“大传”了。总而言 之,这一篇也便是“本传”,但从我的文章着想,因为文体卑下,是“引车卖浆者流”所用的话,所以不敢僭称,便从不入三教九流的小说家所谓“闲话休题言归正传”这一句套话里,取出“正传”两个字来,作为名目,即使与古人所撰《书法正传》的“正传”字面上很相混,也顾不得了。

第二,立传的通例,开首大抵该是“某,字某,某地人也”,而我并不知道阿Q姓什么。有一回, 他似乎是姓赵,但第二日便模糊了。那是赵太爷的儿子进了秀才的时候,锣声镗镗的报到村里来,阿 Q正喝了两碗黄酒,便手舞足蹈的说,这于他也很光采,因为他和赵太爷原来是本家,细细的排起来 他还比秀才长三辈呢。其时几个旁听人倒也肃然的有些起敬了。那知道第二天,地保便叫阿Q到赵太 爷家里去;太爷一见,满脸溅朱,喝道:“阿Q,你这浑小子!你说我是你的本家么?”阿Q不开口。赵太爷愈看愈生气了,抢进几步说:“你敢胡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本家?你姓赵么?”阿Q不开口,想往后退了;赵太爷跳过去,给了他一个嘴巴。“你怎么会姓赵!——你那里配姓赵!”阿Q并没有抗辩他确凿姓赵,只用手摸着左颊,和地保退出去了;外面又被地保训斥了一番,谢了地保二百文酒钱。知道的人都说阿Q太荒唐,自己去招打;他大约未必姓赵,即使真姓赵,有赵太 爷在这里,也不该如此胡说的。此后便再没有人提起他的氏族来,所以我终于不知道阿Q究竟什么姓。

第三,我又不知道阿Q的名字是怎么写的。他活着的时候,人都叫他阿Quei,死了以后,便 没有一个人再叫阿Quei了,那里还会有“著之竹帛”的事。若论“著之竹帛”,这篇文章要算 第一次,所以先遇着了这第一个难关。我曾仔细想:阿Quei,阿桂还是阿贵呢?倘使他号月亭, 或者在八月间做过生日,那一定是阿桂了;而他既没有号——也许有号,只是没有人知道他,——又 未尝散过生日征文的帖子:写作阿桂,是武断的。又倘使他有一位老兄或令弟叫阿富,那一定是阿贵 了;而他又只是一个人:写作阿贵,也没有佐证的。其余音Quei的偏僻字样,更加凑不上了。先 前,我也曾问过赵太爷的儿子茂才先生,谁料博雅如此公,竟也茫然,但据结论说,是因为陈独秀 办了《新青年》提倡洋字,所以国粹沦亡,无可查考了。我的最后的手段,只有托一个同乡去查阿 Q犯事的案卷,八个月之后才有回信,说案卷里并无与阿Quei的声音相近的人。我虽不知道是真 没有,还是没有查,然而也再没有别的方法了。生怕注音字母还未通行,只好用了“洋字”,照英国 流行的拼法写他为阿Quei,略作阿Q。这近于盲从《新青年》,自己也很抱歉,但茂才公尚且不 知,我还有什么好办法呢。

第四,是阿Q的籍贯了。倘他姓赵,则据现在好称郡望的老例,可以照《郡名百家姓》上的注 解,说是“陇西天水人也”,但可惜这姓是不甚可靠的,因此籍贯也就有些决不定。他虽然多住未庄, 然而也常常宿在别处,不能说是未庄人,即使说是“未庄人也”,也仍然有乖史法的。
我所聊以自慰的,是还有一个“阿”字非常正确,绝无附会假借的缺点,颇可以就正于通人。至 于其余,却都非浅学所能穿凿,只希望有“历史癖与考据癖”的胡适之先生的门人们,将来或者能 够寻出许多新端绪来,但是我这《阿Q正传》到那时却又怕早经消灭了。
以上可以算是序。


。。

6 comments:

kmsiah said...

世上的事就是难以预料。

吾友文豪兄竟也"部落客"一番,此乃喜事也。

印象中,多年来似乎沒读过他的文章。沒有想到竟是文謅謅的,文笔出奇通暢,文理似乎乱乱来,却又说得通,有歪打正著之功。可喜可贺也!

愿文豪兄笔耕不綴,多写些奇思妙想,娱人娱己,也是人生一大快事也。

MunLeong said...

恕不知 KMSiah 弟是那位友人. 连大兄我亦大呼掉眼镜. 斗敢称 KMSiah 友为弟, 只因您既称我老二为兄,我这老大嘛就大胆跟您称兄道弟了.数十载与我弟相处,只知他相交广,口才还不赖,真没想到还可提笔写写文章(查证他真的是用笔的!科技发达嘛.),还真如您形容的.
老二,我用尽了吃奶之力,花了个小时才打了这几行.这第一次中文输入还真要命.只为给你打打气.也发觉咱大马吾之辈fa语(山城三德中学自娱知之不雅自贬'华语'称)发音之谬.

哦,我是阿Loke。 said...

真的,大佬,我常说,我们这代的华文是毁了!汉语并音不会,非战之罪,学校没教,怎会?那注音符号你还会吗?发音准吗?现在我们只期望下一代把语文学好,不要重蹈乃父覆辙,则善莫大焉矣!

MunLeong said...

跌眼镜, 非掉眼镜. 误己事小,误人非我愿.特此更正.而且跌眼镜好象有点那个无厘头,不知是否只为贬义词,我有的真统字典内'找没有'.笑笑就好.看来还是老二的笑看人生行.老大没什么幽默感.真少两点.

愚公移山 said...

歡迎歡迎,我們多了個鳥人部落客。

pharmacyproduct2u said...

真热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