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4, 2008

卖药佬

我是药剂师。就像州议员一定要看沟渠一样, 药剂师也有他的工作范围。既然叫药剂师, 当然跟药有关。这不是废话吗! 非也! 跟药有关, 也有它的范围。难不成你叫我去弄炸药老鼠药?

必须跟人有关, 这是条件一。即使是供药给猪农, 这猪, 不是给人吃?

必须带来好处, 这是条件二。嗨! 这可不是废话。难道你要我卖摇头丸? 所以, 必须带来好处, 没有折衷之地。

基本原则搞清楚, 其他就简单了。工业革命后, 什么鸟工作都分得极细。所以虽说跟药有关就跟我有关, 但也不能什么都做呀!不也把我做死? 不然州议员怎么就只看沟渠?? 理由一样。

所以, 我就卖药了。

卖豆腐的叫豆腐佬, 卖生果的叫生果佬, 卖金鱼的叫金鱼佬, 所以, 我就叫卖药佬了。似乎有点锵锵锵锵路边卖药的味道, 虽有层次之分, 但本质基本相同。不就是卖药的!

卖药, 如果是我给你药, 你给我钱, 搞定, 那就太好了! 生活简简单单, 生命没有烦恼, 多好! 可是呀, 人天生似乎有点贱, 生活太平顺好像不大爽。所以, 卖药佬的生活, 很肚懒。(这句粗口“肚懒”, 最近似乎用得频勤。平时本极少用, 不知为何, 写起东西来就不受控制? 奇! 真奇!)

第一肚懒的, 莫过於被人捞过界。简单的说, 就像州议员(哈!又是州议员), 天天看沟渠。突然有一天, 他那每天在国会睡觉的顶头上司, 憨憨的发起头风, 又来看沟渠, 又居然还出钱扑洞。本来是你吃的大茶饭, 鸡蛋糕他! 居然被硬抢了一大口, 你不肚懒?! 在马国, 我们卖药的当然可以卖药, 无可厚非。鸡蛋糕! 那看病佬*, 居然也卖药! 而且十拜儿**卖货给他的鸽屎***, 居然比你正职卖药的便宜! 你说, 肚懒不?!!

第二肚懒的, 莫过於自相残杀。呜乎! 本来就恶劣的营生环境, 居然来一大堆老鼠屎。那锅粥, 白米半匙, 清水三桶, 本来就 “毛啖好吃”, 你这个同行居然来加把鼠大便, 来个割喉贱价卖药! 好呀! 大家揽住一起跳海!

第三肚懒的, 不就是那有牌助手呀! 我们要卖这卖那的, 又要这个安哥来验血, 那个安弟来验尿, 不找个助手, 你以为是篮保? 一人打到晒? 偏我们卖药这行, 要拿牌才可。正经的说, 必须是有执照的药剂师, 才可卖药。这药剂师, 可不是每个都像我一样随和。不是就有 “草莓族”一词来形容现在的年轻人吗? 看起来美, 一捏就绵。刚毕业的, 什么鸟都不会, 开口要薪, 居然比老鸟若我的都高。若你有本事可把营业额翻倍, 薪水三倍给你我晚上睡觉还会笑!! 什么都不会, 脸色黑过饭焦, 要求多多, 付出少少。看到这些人, 不肚懒? (当然, 烂萍果多到呕, 好萍果也不少。我就遇过不少好的。所以呀, 如果你认为我在讲你, 我就真在讲你;如果你认为我不在讲你, 当然呀! 你那么好, 我当然不在讲你呀!)

第四肚懒的, 不就是那顾客罗! 当然, 先此声明, 跟我买药的顾客, 全都非常可爱, 受人景仰, 值得尊敬。这里说的 “顾客”, 全是别家药店的, 与我无关。只是我鸡婆, 替别的卖药佬肚懒而已。那, 怎样的顾客呢?来个处境剧好不好?

“老板, 一粒一百号的伟哥几多钱? 不是我要的, 帮朋友买的。”
“一粒四十五块。”
“哦。我没带钱, 下次先。(下次先的意思, 简单的说, 就是拜拜。)”

这没带钱的顾客, 不到一分钟, 出现在你隔壁那家药店。

“老板, 一粒一百号的伟哥几多钱? 不是我要的, 帮朋友买的。”
“一粒四十五块。”
“@#$%*!! 他妈的你这么不老实, 隔壁才卖三十八。骗钱呀! 下次我不再来了! 他妈的你! 狗种!!(不老实?? 他讲谁??)”

被骂的卖药佬诚惶诚恐:
“哦哦哦哦 … 三十八, 三十八…”

过了三天, 这尊贵老实的顾客, 回到第一家店。

“你们这群狗种! 隔壁伟哥一百号才卖三十六, 你们要四十五?! 跟你们交易了那么久, 还这么贱! 一直骗钱! 小心生仔没屎突!妈的狗种!! @#$%$&* 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给我一粒!! 三十五块!!!”

刚好卖药佬上大号, 逃过一劫。卖药小妹可怜, 被骂得哭了…

肚懒不? 肚懒不???

还好, 再说一次, 我家的顾客, 全都非常可爱, 受人景仰, 值得尊敬, 这事绝没有在我的店里发生。没有。绝对没有! 幸好! 幸好!

不问价钱的顾客, 第一流! 问价钱的顾客, 欢迎欢迎! 不杀价的顾客, 第一流! 杀价的顾客, 欢迎欢迎! 无理无礼的顾客, 去死吧!!

长篇大论一大堆, 吐了胸中冤气, 大抹地, 好爽!! 好啦, 下次谈做卖药佬的爽事。更多!! 不然? 不爽还可做这么多年? 找死咩?!!

好啦! 拜拜!!



*看病佬, 不就是医生啦! 唉呀!
**十拜儿, supplier 也!!
***鸽屎, cost 也!!



2 comments:

愚公移山 said...

老哥,時代變了。風月場所的姑娘的際遇也許比咱們好。這是事實。顧客屌我們是給咱們臉。不給臉的,連屌我們都不得閑。認命吧!

哦,我是阿Loke。 said...

若愚公老兄所言非虚,鄙下岂不更应开间药店,名之为"被屌很爽西药房", 或干脆来个"欢迎来屌西药房"??